生 命 倫 理 在 香 港

19

Mar

2018

愛人及猿:黑猩猩有人權嗎? (信報「生命倫理線」專欄 19.03.2018)

愛人及猿:黑猩猩有人權嗎?

今年一月中國科學院神經科學研究所公佈喜訊:中國研究人員成功克隆(clone,以下簡稱「複製」)了兩隻長尾獼猴,是世界首次成功複製出靈長類動物。研究成果在線發表在國際學術期刊《細胞》上,其中確有難得的技術突破。發佈的照片中,兩隻小猴精靈可愛,取名為「中中」和「華華」更含有民族自豪感。與使用複製技術保育瀕危物種不同,複製獼猴的目的是用來製造基因相同的有病猴子,供醫學實驗研究。小猴越是可愛,取名越是親切,對比起牠們與複製的同類的命運就越見不協調。

不少國家在認真考慮是否停止使用猿猴於科學研究,尤其是會對猿猴造成痛苦的研究。澳洲自2009年停止進口研究用的獼猴,去年在諮詢公眾是否應該永久禁止。英國目前禁止使用黑猩猩於研究,但並未禁止以猴子為實驗品,英國愛護動物協會在爭取中。它的網頁有文章說明想法:

「靈長類動物是非常聰明的動物,它們形成複雜的社會關係,並以與人類相似的方式體驗情感—這意味著靈長類動物(primates)可能以類似的方式遭受我們的折磨。毫無疑問,他們可能因為實驗程序以及它們的繁殖,運輸或安置方式而遭受痛苦和心理困擾…。」

在物種分類,靈長目有人猿和非人猿兩類。人猿類中,黑猩猩的基因和行為非常像人類,被視為人類近親。像電影《泰山》裡面的矮黑猩猩「芝達」,智力可能相當於五歲的人類小孩。

美國仍然准許用黑猩猩做科學研究,但正受到強力而且固執的挑戰,包括糾纏不休的訴訟。

固執的挑戰

一宗官司令紐約州立石溪大學(SUNY Stony Brook)的研究人員吃盡苦頭。先是研究團隊從Louisiana一個研究所借來Hercules和Leo兩頭黑猩猩用作研究。在石溪,牠們得到符合動物研究規定的基本良好待遇,所進行的研究也並不會造成痛苦。這是一項關於以兩腳走路的力學研究,兩隻黑猩猩受訓練挺直身體行走,精確的步姿紀錄證明牠們走動得比預期更像人類,暗示著人類步態的進化根源。

2013年12月,一個名為「非人類權利計畫」(the Nonhuman Rights Project,NhRP) 的組織代表四隻私人擁有的黑猩猩(包括Hercules和Leo) 向紐約最高法院提出訴訟,要求法院宣佈四隻黑猩猩為擁有一定法律權利的「法人」(legal persons) ,而非僅僅是任人處置的財產(property) 。

如果黑猩猩能擁有「法人」的權利,那麼就能套上普通法的「人身保護令」(Habeas Corpus),牠們不再是普通財產,更不能被無故囚禁。

乍看時,黑猩猩不是人,怎能有「法人」的權利?這組織是否吃飽飯沒事做來打無聊官司?但NhRP的主事人都是厲害的角色,創辦人兼主席Steven M. Wise是鍥而不捨鑽研歷史案例的律師,組織的贊助人有長期研究猿類動物智能的專家。他們提出的法律觀點或者有些偏執,但亦能言之成理。首先,在普通法,「法人」不是限於人類,例如一家註冊公司也可以是「法人」。Steven Wise在一次TED Talk列舉更多例子:在獨立前的印度,供奉印度神靈的場所是「法人」;清真寺是一個「法人」;在2000年,印度最高法院判決錫克教的聖書是一個「法人」;2012年,紐西蘭原住民和王室政府達成有一個協定,同意一條河也是一個「法人」,它能擁有自己的河岸。

 

黑奴先例

更重要的是:在歷史上,黑奴本來被視為任人處置可以買賣的財產,沒有任何人權,但是經過漫長的鬥爭和法律訴訟,最終改變了觀念,法院承認黑奴也應受到人身保護。Steven Wise說了一個James Somerset的真人真事,很動人。那是在250多年前的倫敦,James Somerset是個西非黑人,8歲時被綁架,輾轉賣給維吉尼亞州一個蘇格蘭商人。20年後,蘇格蘭商人把James帶到倫敦,但James決意逃跑。他做的第一件事是受洗,希望有善心的教父和教母幫助追尋自由。1771年秋天,James與主人發生衝突,真的逃跑了但很快被奴隸捕手搜遍倫敦尋回。他被關在倫敦港一艘船上,等候運往牙買加在奴隸市場出售。

這時James的教父母採取行動,求助於一個法官朋友。經過緊迫的聆訊,終於為James取得歷史性的第一道發給黑奴的人身保護令。

 Steven Wise在NhRP網頁上有宣言:「我們正在改變非人類動物與人類之間法律關係的風口浪尖。現在是時候更加努力,盡我們所能,繼續推動直至勝利。」

紐約最高法院的判決沒有如Steven Wise所願。法官雖然同情為黑猩猩爭取權益,但法院不能就此認同黑猩猩在法律上有與人類等同的權利。

這樣的判決,對SUNY Stony Brook的研究團隊應該算是好消息吧?但法院也下令SUNY Stony Brook需要出庭解釋使用黑猩猩做研究的必要性。也就是說,訴訟的麻煩未了。

最後,研究團隊在2016年初把Hercules和Leo歸還Louisiana的研究所。黑猩猩離開紐約州,紐約州法院就不能管了。NhRP聲言在Louisiana州再爭取釋放Hercules和Leo到野外庇護所,但最少,Stony Brook不必再為公共關係頭痛了。

 

Click here to download PDF file

Click here to download image